木成舟

谁教岁岁红莲夜,两处沉吟各自知

©木成舟
Powered by LOFTER

来个置顶

这里木成舟。

主页是个小透明文手,cp众多,三次元站凯源/源凯,二次元初心瓶邪,也写点花邪、忘羡、启红、追凌、赤锁、花怜、靖苏……接受点梗,欢迎点梗。

偶尔画画,偶尔拍点东西,偶尔(找朋友)写字。

评论区欢迎提各种意见,欢迎转赞评。

爱你们❤

【忘羡】猝不及防被秀了一脸是什么样的感受


*来自 @野良 的点梗
*知乎体,军训教官pa
*ooc都是我的
*小学生文笔

————正文分界线————

问:猝不及防被秀了一脸是什么样的感受?
如题↑

不愿意透露姓名的热心网友:

为什么邀请我?是觉得我很经常吃狗粮吗?
好吧,既然来了,就跟大家聊聊最近军训遇到的闪瞎狗眼的事情吧。
带我们排的那教官是个小年轻,姓魏,二十出头的样子,成天笑嘻嘻乐呵呵的,前一秒被总督训了要严肃点,后一秒就能对着我们挤眉弄眼,每天去了就把我们往操场边缘的树荫下带,尽量不让我们晒太阳(我就差对他感恩戴德了)。
魏教官脾气好,长得也不错,笑起来眉眼弯弯的贼可爱,排里好多姑娘都明里暗里问他要微信,(我?我怂,一边看着就行了)...

有他们在,我就不怕了。

【瓶邪】梦魇


*just一个小随笔,吴邪视角
*完全是我本人写随笔的风格,慎

——————
*你永远是埋在我心里最深处难醒的梦魇。

1.
我最近老爱做梦,做噩梦。
我的梦已经猖獗到我快压制不住的地步,我总是在半夜惊醒,带着一身的冷汗和一堆支离破碎的画面。
身边闷油瓶的睡眠很浅,每次也因为我突然抽搐的动作和劫后余生般的喘息而醒来,一言不发地看着我,手搭在我背上有一下没一下地顺气。
我读得懂他那动作的含义。
他在说,“别怕,别怕。”

2.
从菜鸟到自诩没有什么能够吓住我,我也只花了十年。
精怪猛兽,白骨凶尸,他们都无法成为我的梦魇,我在梦外经历了太多不可思议的光怪陆离,所以在梦里反而还能和粽子喝酒吹牛,谈笑风生。
魇住我的,...

我觉得,应该没人会理我吧?

(我写得来的cp都在tag里了……)

(占tag抱歉)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好吧可以开始点梗了,愿赌服输🌝

【追凌】盛夏白瓷梅子汤


*夏日特供的日常无脑小甜饼
*bug和OOC算我的,其他都是墨香的
*小学生文笔,慎点
*我也不知道古代有没有酸梅汤
*依旧短小

———————我是分割线———————

*世间情动,不过盛夏白瓷梅子汤,碎冰碰壁叮当响。

这入了伏以来,夏天是一天比一天难捱了,饶是莲花坞这种绿水环绕的世外桃源,也还是逃不过无孔不入的热浪。
前些时日江澄应蓝家家主的邀约赴云深不知处小叙,不放心让某个捅娄子小专业户一个人留在家,便把他也带上了。谁知这小孩也不知被什么给搞的鬼迷心窍,赖在云深不知处不愿走了。
“你小子不是素来都怕含光君吗?怎么,现在胆子大了,还敢赖在别人家不走了?”江澄微微皱着眉头,看着他那个小嘴撅得老高的倒...

【追凌】两地书


*特别短小的家(qing)书两封(书信体)
*除了私设和ooc其他都是墨香的
*小学生文笔慎入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“遥递佳信,知否知否。”

阿凌:
见字如晤。
自从上次莲花坞的匆匆一别,已经过了三月有馀了,然而独自一人的时候总是千思万绪萦绕心间,辗转反侧难以入眠。于是终于按捺不住,伏案研墨,提笔写下这封信,希望你能收到。
过往的种种,每到夜深,总是一齐涌上心头,几个月前和你一起夜猎都好像还在眼前。近日姑苏城郊有小妖作祟,我随含光君一同前去降服,虽无难度,但也无趣。若是有你在此,想必会平添几许乐趣。
魏前辈随了含光君,回到了云深不知处,神仙眷侣,何等惬意。有一日听得魏前辈问含光君,是何时开始喜...

【凯源】限定爱人

限定爱人

伪现实向,第一人称小凯视角

*每年的4月30日被称为世界表白日,这天下午被称为爱的下午,被表白的男或女不可拒绝,若想拒绝必须以情侣身份相处五个月,但不可伤害对方。

*“我们试一试吧?或许,就先这五个月?”

——————

山城的四月底,已经迈入了初夏,今年的夏天来的好像比往年更早一些,又或许是因为我这两年在这里过夏天的机会实在是少了,已经不能适应它的热度了。
今年本来也不应该有这个机会的,原定于四月底的某个晚会是我们每年惯例一定要出席的,不过今年的情况有些特殊,公司便帮我们推掉了。
如此甚好,我也好趁着学校放假,忙里偷闲回重庆一趟。
而且,我也好久没和王源见面了,我们因为工作和学习...

先占坑,今晚上来写文